點子專欄|王永慶的冰淇淋哲學|廣告公司|大陸、台北、台中、台南、高雄、屏東專業影片拍攝服務

廣告公司 高雄

廣告公司專欄|冰淇淋哲學:賣冰淇淋必須從冬天開始,因為冬天顧客少,會逼迫你降低成本,改善服務。如果能在冬天的逆境中生存,就再也不會害怕夏天的競爭。又稱“瘦鵝理論”

冰淇淋哲學是臺塑企業董事長王永慶在對自己的經營事業進行總結後得出的一個結論。臺塑企業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王永慶在經濟低迷時仍然堅持投資塑料行業的結果。在市場競爭中,商業行情有漲有跌,經濟狀況同樣有繁榮也有蕭條。這些都不是任何人有能力改變的,或是未卜先知的。在經濟景氣的時候,有的經營者會跟上潮流大撈一筆;但是等到經濟蕭條的時候,他們又閉緊門戶渡過黑暗期。

但是,一個企業要想做大做強,就必須學會把握經濟不景氣時的機會。正因為經濟蕭條時大多數人都偃旗息鼓了,所以這反而正是探索機會的理想時機,當經濟再度複蘇的時候,敢於把握冷門機遇的企業將能獲取比以往更多的機會。臺塑企業董事長王永慶是在經濟蕭條時把握冷門機遇的傑出代表。

臺塑企業於1954年創立,經過40多年的努力發展,目前共計擁有臺塑、南亞、台化、臺塑石化等二十餘家關係企業,分別在臺灣、美國、大陸及印尼設有工廠,成為了聚乙烯化合物樹脂產量居世界第一的企業。此外並擁有龐大的教育和醫療機構,是臺灣最大的民營企業。

1954年,王永慶投資塑料業時,當時臺灣對聚乙烯化合物樹脂的需求量少,臺塑首期年產100噸,而臺灣年需求量只有20噸,更何況臺灣還有幾個加工廠獲得了日本人供應的更廉價的聚乙烯化合物樹脂。這對”臺塑”打擊很大,幾乎倒閉。面對這一現實,王永慶經過反覆分析研究,做出了令人吃驚的大膽決策:繼續擴大生產!他認為與其守株待兔,不如勇敢創造市場。只有大量生產,才能降低成本,壓低售價,從而使產品不受地區限制,吸引更多的顧客。

在將臺塑產量擴大6倍的同時,王永慶又創辦了一個加工臺塑產品的公司,即南亞塑膠工業公司,專為臺塑進行下游加工生產。按王永慶的說法,”當時真是騎虎難下”。經過不斷摸索和總結,臺塑和南亞的業務開始好轉,奠定了他在塑料工業的基礎。

這件事後,王永慶也領悟到了許多經營訣竅。他曾說過:”當經濟不景氣時,可能也是企業投資與展開擴展計劃的適當時機。”他認為,凡是在產品滯銷與市場蕭條的時刻,正是企業鍛煉拼搏的最好時機。經營者要沉著冷靜,咬緊牙關,提高整體素質,不斷改善企業內部的經營管理,這樣才能降低生產成本,提高企業的競爭力;如有餘力的話,可以擬定一個完善的投資計劃,掌握適當的時機,做有效的前瞻性的投資,化危機為契機。王永慶說:”賣冰淇淋應該在冬天開業。”其含義就在於冬天賣冰淇淋,生意清淡,必定促使賣者努力改善經營管理。那麼,夏天來臨時,就會比其他後來者擁有更多的、明顯的優勢。

正是鑒於這種觀點,王永慶在美國石化企業紛紛倒閉、停工之時,卻到德克薩斯州去興建大規模的石化工廠,先後買下兩個石化工廠與8個PVC加工廠。1985年,臺灣島內經濟極不景氣,王永慶居然又宣佈這是投資的最佳時機,並投資47億新臺幣,發展資訊電子工業。後來的實踐證明,王永慶的看法確實高人一籌。

臺塑在美國前後購買並經營成功了好幾家石化工廠。德克薩斯州有一家德拉威爾石化廠,十幾年虧損纍纍,三度轉手,美國、英國的許多大石化公司都對它一籌莫展。但是,1981年,只受過小學教育的王永慶買下了它,第三年,公司的損益表上赫然浮現出藍字。1985年7月,美國《福布斯》雜誌以王永慶為封面的介紹文章里寫道:”在這個古老的產品上,杜邦不能賺錢,B F GOODRICH(美國第17大石化公司)栽了跟斗,王永慶卻刨出了生機。”在王永慶的經營管理下,德拉威爾廠兩年平均利潤率高達21%。幾年來,同樣的故事一而再、再而三地在美國的路易斯安那州、德克薩斯州重覆著。

王永慶進軍美國,已經引起了美國各界的矚目,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國,無論在地上、地下,還是在水中埋設的PVC水管,有1/4是臺塑生產的。臺塑在美國生產的塑膠產品在美國同行中已處於舉足輕重的地位。

臺塑在最初成立時,被人譏諷為只有”實驗室規模”。經過王永慶的不斷拼搏,終於如願以償,成為了世界超級富豪,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塑料王國。能取得這些成績 ,有賴於王永慶超人的經營理念,敢於、善於在別人放棄的地方淘金。歷史總是有不少相似的地方。有”世界船王”之稱的希臘商人奧那希斯能取得自己事業的成功,靠的也是王永慶的這種經營理念。

奧那希斯擁有船隻400多艘,運輸能力700多萬噸。能取得如此成績,很多人都認為他也像其他富翁一樣,是靠勤勞和原始積累發家的。然而事實卻不盡然,他成功的訣竅就在於善於在別人放棄的地方找商機。20世紀20年代末期,在經濟危機席卷整個資本主義國家的時候,海上運輸瀕於癱瘓,船價暴跌,船東們紛紛低價拋售船隻。奧那希斯卻目光獨到,堅信經濟危機總會過去,複蘇的日子不會太遠,到那時,海上運輸的商機依然無限。於是,他花了12萬美元買下了原價值1200萬美元的6艘商船。此舉為他日後成為世界船王邁出了最關鍵的一步。

 

文章來源:MBA智庫百科